“自污”:生存的潜规则

星期二, 19 8月 2014 08:19

自污,大多是百姓逆境困苦中的坚韧。科兰格斯伯伦《圣者箴言》:生命高于法律。余华《活着》:人只要活着就是一种胜利!

 

 

  尼采:“人是一条污水河,你要成为汪洋大海才不至于自污。”我们是“汪洋大海”吗?
  自污,在生存论心理学上,属于自卑导致的人格分裂。比如,一个女人说自己“我好笨啊!”其实,她是希望自己不笨。这时,您千万别顺着她说“是啊,你好笨”。莱恩《分裂的自我》分析,这是假面具人格扮演。蒂里希《存在的勇气》诊断,这是“坠入低于生存的存在形式”的自污。
  自污,在大众心理学上,属于光晕效应的从众。劣币驱逐良币,法不责众。卡勒汉《作弊的文化》,“有罪无罚”系专门一章。菲利普 "鲍尔《预知社会——群体行为的内在法则》:大数定律是铁律。吴思《潜规则: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》,专论“当贪官的理由”、“新官堕落定律”。鲁迅《狗的驳诘》:劣胜优汰,活得好的是精神最劣者。何玉兴评《狼图腾》:狼的挽歌与狗的狂欢。
  自污,在生物学上,是普遍的生存法则。《系辞》:“尺蠖之屈,以求信也。龙蛇之蛰,以存身也。”英国的树叶,沾满蒸汽机的灰尘。白蛾子成为天敌的醒目美食,蛾子们纷纷自污为灰褐色。巴勒特《大自然母亲的骗术》写得真妙。路易斯·博洛尔《政治的罪恶》:漂亮的花园和白皙的肌肤都会惹来杀身之祸。聪明也惹祸。伊拉斯谟《愚人颂》的副标题是“人类的灾难缘于聪明睿智”。《隋唐嘉话》:写“人归落雁后,思发在花前”的薛道衡,被隋炀帝逼令自尽。《唐才子传》:写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”的刘希夷,老娘舅宋之问嫉妒,把他活埋了。苏轼《洗儿诗》:“人皆养子望聪明,我被聪明误一生。惟愿孩儿愚且鲁,无灾无难到公卿。”
  自污,有时是自我奴役的悲凉。梁启超《论自由》:是故人之奴隶我,不足畏也,而莫痛于自奴隶于人;自奴隶于人,犹不足畏也,而莫惨于我奴隶于我。辱莫大于心奴,而身奴斯为末矣。哈耶克《通往奴役之路》:我们就是我们所创造的观念的俘虏。洁净与不洁是印度种姓制度的核心观念,贱民首陀罗自己也认为自己不洁、不可接触。称谓也是自贱自污,奴才、罪臣、贱内、糟糠、犬子之类。约翰·勃雷《对劳动的迫害及其救治方案》:靠两手谋生的人,哪里会感觉到所忍受的迫害与损害是不应该的并且是可应避免的呢?他们像牛马一样,没有灵魂,听天由命。文豪也自污。郭沫若:我写的东西,应该全部把它烧掉,没有一点价值。更可悲的是,有时不是没有意识到这种命运,而是即使意识到了,也不愿正视,不敢抗拒。
  自污,有时是自保的伪装术。清人笔记载,女夜独行,遇匪,跳入臭水沟,得保贞操;今网上闻,女遇歹徒,说有艾滋病,免遭性侵。官场上,信陵君“与宾客为长夜之乐,引醇酒,多近妇女”,秦国王翦“请美田宅甚众”,萧何“广置田宅”,李渊“纵酒沉湎,纳贿以混其迹焉”,韩熙载“多好声色,专为夜宴”,欧阳修“以吟诗饮酒戏谑度日”,均属此类。
  自污,有时是活命或为保存血嗣不绝的无奈。小到受辱妇女的忍辱偷生,大到亡国后主的苟且偷生。包括装傻充愣的刘禅,自污为奴者的后主有好几位。伽利略忏悔:“我否认、憎恨并诅咒那种认为地球在转动的荒谬、卑鄙、可恶的异端邪说。”生存,是压倒性的。
  自污,有时是为了亲人安危的自我牺牲。有的人,自己并不惧死,气节高于自己的命。但无情未必真豪杰,为了亲人,被迫屈服。郑异凡《布哈林论》:布哈林为了娇妻爱子,承认了所有的罪行。魏特夫《东方专制主义》:布哈林被迫承认自己是一个加引号的理论家,是狐狸和猪所生的该死的杂种,是应该像癞皮狗一样被打死的间谍和叛徒。陈敏之《顾准寻思录》:硕果仅存的思想家顾准为了孩子们好过些,认错签字。
  自污,有时是中国式的英雄主义智慧。《汉书 "东方朔传》:东方朔整天干自污的事儿,武帝看得透彻,对大臣们说:“是人也而无是行,若等安能及之。”他实际上是帮助成就汉武伟业的英雄。
  自污,有时是所谓顾全大局的不择手段。柳宗元《伊尹五就桀赞》,为救民于水火,跟谁混,并不重要。五代的冯道,为避免生灵涂炭,自污为“痴顽老子”,伺候了好几族的皇帝。汪精卫投敌前给蒋介石留下长信,末尾:今后兄为其易,而弟为其难,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?最初的伟大动机和最终的伟大成有时可以成为自污和洗污的借口。
  自污,有时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因果报应。“尘唾自污”,语出《佛说四十二章经》:“恶人害贤者,犹仰天而唾;唾不至天,还从己堕。逆风扬尘,尘不至彼,还坌己身。贤不可毁,祸必灭己。”张居正《答操江胡玉吾》:窥窃虚名,而不自知先陷于大群之罪,所谓喷血以自污,求名而不得,可恶也,亦可哀也。
  自污,有时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善举。纪晓岚笔记:“某家失钱二千文,其婢鞭捶数百未承。婢之父愤曰:‘倘果盗,吾必缢杀之。’陈四之母怜之,阴典衣得钱二千,捧还主人曰:‘老妇昏愦,一时见利取钱,不料累此婢,心实惶愧。谨冒死自首,免结来世冤。’婢因得免。”
  自污,有时是鸿鹄之志的韬光养晦。《菜根谭》:粪虫至秽,变为蝉而饮露于秋风;腐草无光,化为萤而耀采于夏月。故知洁常自污出,明每从晦生也。尼采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:人的情况和树相同,它愈想向高处和明亮处,它的根愈要向下,向泥土,向黑暗处,向深处。刘备的菜篮子工程,司马懿的装聋作哑,用韬光养晦的大智,实现击败对手的大志。
  自污,有时是一种博弈双赢的宽容大度。孔守正侍奉宋太宗酒宴,喝得酩酊大醉,失礼。次日请罪,太宗说:朕也喝醉了,记不得有这些事儿啊。
  自污,有时是对人尊重的涵养和风度。英王室设宴款待印度当地首领,侍者端来精致的洗手盆,首领喝了,侍者都在讥笑,温莎公爵神色自若,也优雅地端起盆来把水一饮而尽。接着,那些参加宴会的绅士贵人们纷纷把属于自己的那份洗手水一饮而光。
  自污,有时是小人常戚戚的贼人贼心。《东周列国志》描写的太子申生:“其为人也,慈仁而精洁,精洁则耻于自污;慈仁则惮于贼人。耻于自污,则愤不能忍;惮于贼人,其自贼易也。”
  自污,有时是正视人性缺陷的自知之明。埃利希 "诺伊曼《深度心理学与新道德》:对负面的承认(acceptance of the negative)与阴影达成妥协导致人格的道德平整(moral leveling-down)。郑也夫《代价伦》:文革的说教太虚伪,太“高大”了,一般人够不着。当那一套崩溃以后,中国就没有多少道德了。
  自污,有时是反抗的变态表现。雨果《世纪的传说》:卑贱的眸子也有上苍般闪光,时而温柔,时而凶狠。克里斯蒂瓦《论卑贱》:在卑贱中,有一种强烈而又隐隐的反抗,它是生灵借以对付威胁物的反抗。阿伦森《社会性动物》:叛逆少年叼着香烟、夜不归宿、纹身刺花,就是为了跟父母对着干。路易斯 "博洛尔《政治的罪恶》:参加暴动的穷人,既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。《米沃什词典》:“有人问1968的学生领袖为什么这么干,答:‘不为什么,就为了闹事!’”
  自污,有时是面具下含泪的笑。谢桃坊《中国市民文学史》:政和年间的瓦市,妙龄女下贱地唱淫词《踏青游》:向巫山重重去,如鱼水,两情美。有位病人找医生治抑郁症。医生劝他到戏院去看卡里尼的演出,回答:我就是卡里尼。海恩里克《笑者》:我靠发笑维生,但我从没听过自己的笑声。“二人转”是埋汰自己取悦于人的典型。郑智化《落泪的戏子》:是不是每个人都要戴著面具,演一场自己不愿演的戏?
  自污,更多的是中国文人的自嘲和自慰。胡益民《儒林外史与中国士文化》:自晋以来,文人女性化愈演愈烈。古诗词描写妇女的诗句,大多是文人的自喻。朱庆馀“画眉深浅入时无”,张籍“恨不相逢未嫁时”,钱谦益“声妓晚景从良,一世之烟花无碍;贞妇白头失守,半生之清苦俱非”,都是。女人是肉体的缠足,文人是精神的禁锢。太监是器官的去势,文人是精神的阉割。自污,成为“笑骂由汝,好官我自为之”的底气。人必先自污而后人污之,形成“文人无行”的“破窗效应”。
  自污,有时是人本主义和现代化的副产品。马克斯 "舍勒《人在宇宙中的地位》:贬低人的地位和价值的,恰恰是人本主义。席勒《人本主义研究》:黑格尔把思维过程进行非人化的破坏。拉美利特称“人是机器”,苏联把人比作“螺丝钉”,马尔库塞《单向度的人》:把精神化,把人器械化、工具化。
  自污,有时是敬畏意识谦卑的自律。《老子》:持而盈之,不如其已;揣而锐之,不可长保。金玉满堂,莫之能守;富贵而骄,自遗其咎。功成身退,天之道也。《礼记》:好恶无节于内,知诱于外,不能反躬,天理灭矣。李密庵《半半歌》讲的就是要悠着点儿。西方是用罪感文化抑制人欲,形成敬畏意识。保罗 "里尔克《恶的象征》:径由害怕而不是经由爱,人类才进入伦理世界。鲁道夫 "奥托《论“神圣”》关于“恐惧”有深刻的剖析。弗洛伊德《论宗教》:恐惧抑制着本能的欲望。华生《行为主义》:离开恐惧,宗教不能存在。里奇拉克《发现自由意志与个人责任》:遵循“金律”,要压抑本来感兴趣的行为选择。爱弥尔 "涂尔干《道德教育》:纪律精神是道德的首要要素。维特根斯坦《逻辑哲学》:对于不可言说的必须保持沉默。王文元《人道绎宗》:“自由”与“限制”,人文主义在这两“极”之间,小心翼翼的选择。奥特《不可言说的言说》:沉默就是倾听,就是敬畏。张志扬《门》:“我说”,别提我说前的战栗——那真是一种发抖,我要说了、我能说吗、凭什么说……直到我冲出口,仍是一面抗争地说,一面还恐惧地听。
  自污,有时是对人类有限性的自省。卢文格《自我的发展》引诗:“世界之大。而我们所知甚少。” 亚里士多德:过度和不及都属于恶。海德格尔:有限性是现代人必须承担的天命。怀特海:我们是有限的存在。乔治·米勒:信息量过度会导致紊乱。但丁《布里丹的驴子》寓言:在两种放在同等距离、发出同等香味的食物之间,一个人纵然自由,也会吃不上食物而活活饿死。美国社会学家达伦多夫:过多的选择不仅就社会而言是毁灭性的,而且从人的心理角度看也是无法承受的。
  自污,大多是百姓逆境困苦中的坚韧。科兰格斯伯伦《圣者箴言》:生命高于法律。《穆斯林的葬礼》:“韩子奇的家信,一句话:‘我们还活着。你们还活着吗?’”余华《活着》:人只要活着就是一种胜利!《芙蓉镇》:活着,像牲口一样活着。
  自污,是人人应该自省的叩问。叩问我自己,自污几乎是我的生活方式。买了新自行车,从来不擦,脏啦吧唧的,小偷不偷。自污,是我的减压技术。故意偷懒,偶尔做顿饭,老婆会激动得热泪盈眶;如果你天天做饭,偶尔不做,老婆会电闪雷鸣。故意喝酒抽烟打麻将大大咧咧混不吝,几乎把男人的缺点占全,自己都舍不得严格要求自己,别人怎忍心对我抱过高期望值啊。时常出点儿糗事儿,习以为常,天经地义,这小子就这样;偶尔做点人儿事,码俩文字,考俩博士,惊讶:这小子,天才啊!培根《论逆境》:最美的刺绣,是以明丽的花朵映衬于暗淡的背景,而绝不是以暗淡的花朵映衬于明丽的背景。从这图像中去汲取启示吧。”厨川白村《缺陷之美》:“正因为有暗的影,明的光这才更加显著的。”自污,可以掩盖缺点,猴子只有窜到树上,才露出红屁股。自污,可以最大限度保障安全。不争天下莫与之争,不与任何人为敌天下无敌。都躺地上了,谁还稀罕打倒你?打倒,还能往哪儿倒?
  回到开头尼采的话,你要成为汪洋大海才不至于自污。我们不是汪洋大海,我们难免自污。

Rate this item
(0 votes)

Latest from

关于我们

《管理学家》是一本中国管理学界的高端核心杂志,特邀学界、企业界和政府资深人士解读时势政策,阐述管理理论,传播管理思想,深度挖掘并总结归纳中国的管理实践。本刊立足于做中国企业发展过程中的思考者而不是观察者,愿意成为沟通企业、政府和学术界的管理思想桥梁。《管理学家》杂志不仅仅是一本与管理者交流管理思想的杂志,更是一本推动中国企业的管理进步,从思想的高度影响管理者的杂志。

Photos

showshowshowshowshowshow
Default Theme
Layout Direction
Body
Background Color [r]
Text color [r]
Top
Top Background Image
Background Color [r]
Text color [r]
Bottom
Bottom Background Image
Background Color [r]
Text color [r]